[網貸聚焦]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網貸聚焦] 首頁 網貸聚焦 查看內容

除了愛財 神州泰岳還關聯3家P2P,都“陣亡”了

2020-2-20 15:50| 發布者: 網貸周萌| 查看: 7660| 評論: 0

摘要: 幾年前,互聯網金融業務一度是上市公司的熱門布局,做煙花、賣冰箱、賣軟件的上市公司都改行做金融。后來,受到關聯P2P暴雷影響,不少涉及互金業務的上市公司終食盲目入局的惡果,財務陷入虧損泥潭。 ...

幾年前,互聯網金融業務一度是上市公司的熱門布局,做煙花、賣冰箱、賣軟件的上市公司都改行做金融。后來,受到關聯P2P暴雷影響,不少涉及互金業務的上市公司終食盲目入局的惡果,財務陷入虧損泥潭。

2月17日,A股上市公司神州泰岳(300002.SZ)發布了關于深交所問詢的回復公告,其互聯網金融業務的虧損情況。了解發現神州泰岳除了愛財,還投資了圖騰貸沃時貸,關聯了小存折,都已成問題平臺

愛財投資款“打水漂” 投資人追問其他P2P

近日,神州泰岳受到深交所問詢。其中,深交所要求神州泰岳說明其投資的愛財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愛財科技”) 的主營業務和經營模式,是否包含P2P相關業務及其合規性。

據了解,神州泰岳在2015年參與了愛財科技2輪融資,合計持股比例為12.224%。目前,神州泰岳持有的愛財科技股份已經被凍結。根據公告,愛財科技2019年營收同比下降43.15%,旗下P2P米莊截至2019年11月30日的借貸余額為13.19億元。后者已陷入兌付危機。

對此,神州泰岳在公告中指出,涉及資金缺口遠高于愛財科技目前的資產,愛財科技未來可能出現大額預計負債。因此,神州泰岳判斷對愛財科技的投資款預計無法收回,對應的金融資產公允價值尚未經評估。

有意思的是,此前神州泰岳一度宣稱不會受愛財風波的影響。去年底,愛財集團CEO錢志龍投案自首,投資人提問會給神州泰岳帶來多少損失?神州泰岳彼時第一反應即為“甩鍋“,稱其為公司參股企業,并未參與愛財集團的日常經營,“該事項不會對公司生產經營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1月9日,又有投資人通過深交所互動易向神州泰岳提問,稱愛財科技集團已被杭州警方凍結,凍結時間長達3年,公司對此有無應對措施?而其參與投資的其他P2P平臺結局如何?是否還有未知的P2P平臺投資?

對此,神州泰岳并未全部回答。僅稱,愛財集團僅為公司占比很小的參股企業,公司沒有參與愛財集團的日常經營管理,不會對公司的經營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還關聯了3家P2P 也全部“陣亡”

盡管神州泰岳未正面回應關于其P2P投資的問題,但圓圓君梳理后發現,神州泰岳通過旗下的產業基金——珠海神州泰岳新興產業投資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神州泰岳產業投資”)投資了包括愛財、如圖騰貸、沃時貸等P2P平臺,還通過另一家資產管理公司關聯了小存折。這些平臺均已出現兌付問題。

問題平臺1:沃時貸持股20%

首先是沃時貸,即南京勝沃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根據企查查信息顯示,第二大股東神州泰岳產業投資的持股比例為20%,投資額為750萬元。

而 “上市系”的字樣醒目的出現在沃時貸官網首頁。2018年5月,沃時貸發布《關于停止線上運營的公告》。作為一家老牌車貸平臺,沃時貸的退出引起一時關注。根據沃時貸披露的數據,沃時貸待還余額超2.48億元,涉及投資人接近5300人。其中,最大單戶待收453.25萬元,最大單戶待還86.76萬元。沃時貸方面表示,預計在3年內完成所有兌付。

隨后,沃時貸網站所有的官方信息,除了聯系方式全部清空。有投資人質疑沃時貸惡意清盤,公告停業后有人在平臺轉出了債權,平臺小號投標占用提前還款資金等。

不過,目前來看沃時貸公告中披露的兌付時間已經過半,而其官網等已經停用,相關兌付已然無疾而終。

問題平臺2:圖騰貸 持股15%

第二家是深圳前海圖騰互聯網金融服務有限公司,即圖騰貸。企查查信息顯示,神州泰岳產業投資是圖騰貸的第三大股東,持股比例15%,投資額僅為190萬元,遠低于圖騰貸對外宣稱的金額。

2018年6月,圖騰貸在部分出借標的到期后宣布展期,時間不超過6個月。此后圖騰貸停發新標,逐漸退出大眾視野。根據其2019年10月公告,平臺總待收3.35億元,其中不良資產本金余額3.19億元,合計本息金額4.3億元。

圖騰貸曾在公告中承諾,每月每個投資者可獲得還款本金2.75%—4%。但據投資人反映,實際到手不足1%,更有投資人已經連續幾個月未回款。

問題平臺3:小存折關聯公司

第三家是小存折(北京清果金融信息服務有限公司)。2019年10月,已經處在逾期漩渦中小存折發布公告表示,將在近期公布退出方案,但具體兌付方案并未對外披露。目前,小存折官網僅對于到期標的利息兌付情況進行公示,而其借貸余額為5430萬元。

小存折與神州泰岳的關系,則更為撲朔迷離。小存折多次對外稱獲得了神州泰岳的投資,但股權上并無顯示。

調查發現,兩者的結合點就在北京善聚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北京善聚”)。這家公司的并列第一大股東為神州泰岳董事長王寧,持股24.80%,并擔任執行董事。北京善聚曾是小存折的法人股東,在2016年退出,換成了名稱類似的北京善澤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而北京善聚,還是神州泰岳產業投資的第三大股東,持股14%。

盡管北京善澤在2016年2月退出了小存折股東行列,具體持股情況也未對外披露,但“由上市公司發起成立”這一噱頭,一度是小存折上線之初的主要宣傳資本。

總體來看,從神州泰岳投資P2P的實際情況來看,其參與投資的4家平臺均已出現不同程度的風險。雖然相較于部分借貸余額動輒幾十億、上百億的平臺來說,這4家平臺體量并不大,但這也不能成為平臺暴雷后股東推卸責任的借口。

股東該不該為問題平臺擔責?

除了投資的網貸業務全部踩雷外,近幾年來,神州泰岳可謂時運不濟。公開信息顯示,神州泰岳員工激勵虧損幾億元,大唐電信數億元的合同款也未能追回。此外,神州泰岳還高價收購鼎富科技未得生機,并清倉了華信股份。

事實上,相較其他入局P2P的上市公司來說,神州泰岳并不算“慘”。“上市系”的標簽不是網貸平臺的護身符,被金融業務拖垮的上市公司也不再少數。

例如,奧馬電器就金融布局失利,最終以2元的價格將全資子公司中融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售出,主營的冰箱業務也被用來填補漏洞。熊貓金控1元轉賣銀湖網,網貸業務借貸余額在2018年達到55億元。步森股份旗下愛投資暴雷,萬家樂踩雷草根投資,最后都在退市邊緣徘徊。

那么,上市公司僅以“公司未參與實際運營”撇清關系的舉措,是否合法合規呢?

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王維維告訴金融觀察團,即便是純財務投資,投資方可能不會涉嫌構成共同犯罪,但作為股東要在出資范圍內承擔民事賠償責任。如果投資方已經實繳出資,后期主要是對投資款項進行追討的話,則一旦案件進入到刑事程序,民事追討會被迫中止,需要等待刑事案件的偵辦。

從行業規定上看,在互聯網專項整治期間,各地對于具有上市公司股東背景的平臺,也要求上市公司等進到相應義務。深圳市互聯網金融協會、安徽省互聯網金融協會、江西省互聯網金融協會都發布了類似文件。

其中,江西省互聯網金融協會強調,網貸機構的股東違反法律法規規定,應當承擔相應的責任。具有集團背景的股東,應對旗下網貸機構項目處置提供幫助,必要時可直接提供資金援助。股東認繳資本不到位的,應實繳到位;在非法經營過程中不當得利的,應返還不當得利。

對于神州泰岳而言,未來會繼續“甩鍋”還是承擔起應有責任?時間會給出答案。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推薦閱讀
  • ​虛擬信用卡的三生三世
  • 六大國有銀行2019年高管變動161次,獨剩交
  • 10家持牌消金公司暗戰2019:招聯大賺華融巨
  • 中銀消費金融2019年營收同比下滑14.71%至43
  • 趣店“跑偏”背后:開放平臺業績大滑坡
  • 金融科技類企業可上科創板!北京征集上市意
  • 嚴管助貸機構備案!廈門地方金融協會:合作
  • 資金無法提現,隨手記甩鍋監管?用戶:他們
  • 晉商消金2019年業績慘淡,可惜了360金融的
  • 銀保監一天通報9張罰單,5家機構合計被罰29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安徽快三和值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