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聚焦】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網貸聚焦】 首頁 網貸聚焦 查看內容

上海灘大佬節節后退,并購王“中技系”今何在?

2019-6-14 18:43| 發布者: 網貸朱峰| 查看: 6052| 評論: 0

摘要: “資本是助推你的,最后還得還回去”。或許,在資本市場長袖善舞的大佬們,對此早已了熟于心,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崩塌卻在一瞬間。 上海灘大佬、昔日的資本獵手顏靜剛,在不到十年的時間內建立起包 ...

“資本是助推你的,最后還得還回去”。或許,在資本市場長袖善舞的大佬們,對此早已了熟于心,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崩塌卻在一瞬間。

上海灘大佬、昔日的資本獵手顏靜剛,在不到十年的時間內建立起包含3家上市公司的“中技系”帝國,然而一年內帝國大廈就分崩離析。

近日,“中技系”旗下最后一家上市公司*ST富控(600634.SH),其旗下子公司上海宏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宏投網絡”)被法院擺上了拍賣席。

宏投網絡是*ST富控旗下的一家投資公司,也是上市公司核心資產。

2018年年報顯示,*ST富控營收8.23億元,凈利潤是-55億元。其中宏投網絡旗下Jagex公司同期銷售收入8.17億元,凈利潤3.95億元。Jagex公司的銷售收入幾乎撐起了上市公司*ST富控的整個江山。

如今宏投網絡被推到拍賣席,這意味著*ST富控的核心資產也即將流失。而*ST富控是并購王“中技系”旗下唯一的一家上市公司了。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二、三十年前,在我國市場經濟初興之際,誕生了一批商業大佬,尤以互聯網、房地產兩個行業居多。

顏靜剛17歲開始闖蕩上海灘,初入江湖之時,曾涉獵IT行業。而他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桶金,則來自房地產領域中的樁基生產。

2004年,一家名為云南中技的管樁公司成立,投資人為顏小榮與顏劍鳴。2005年,云南中技前往上海開拓市場,設立分公司,負責人叫做顏邦華。

僅從名字,就能推斷這是家族創業。事實也確實如此,顏邦華為顏靜剛的父親,顏小榮是顏劍鳴的父親,而顏邦華和顏小榮是親兄弟。

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原本一家人共同創業,本可互相扶持。不過,2005年11月,顏邦華、顏靜剛父子倆另外成立了自己的企業——上海中技樁業,并很快自己單干。

當年的上海發展空間可謂巨大,上海中技也發展迅速,連續獲得了北京首創、建銀城投、復星創富等知名機構的投資,并于2010年開始沖擊IPO。

不過,單飛的惡果很快顯現。

2011年,顏小榮一紙訴狀將顏邦華、顏靜剛告上了法庭,認為后者擔任云南中技上海分公司負責人期間,自立門戶違反了《公司法》,且在專利上亦有侵權。再加上上海中技在此期間發生了工程事故,兩次IPO都未有結果。

為了減少糾紛對公司的影響,2011年初,曾在云南中技擔任過董事的顏邦華,將上海中技所有股份全部轉讓給了兒子。

顏靜剛正式站到臺前。

親友圍獵,七年造系

在顏靜剛的掌舵下,兩次沖擊IPO未果的上海中技轉向借殼。

2013年12月,上海中技作價19億元,以發行股份方式裝入ST澄海(現“*ST富控”)。交易完成后,顏靜剛持有上市平臺30.79%股份,上位實控人。

重組完成,復牌之后的ST富控收獲了8個漲停,股價也正式跨上了更高的臺階。

本次交易過程比較順利,嘗到了甜頭的顏靜剛開始故技重施,很快將目光投向了新的獵物——宏達礦業(600532.SH)。

宏達礦業前身為華陽科技,2011年因經營不善,控股股東股份被拍賣至淄博宏達手中。

不過,該公司在新主人手中也沒有出現太大起色。2015年歸屬凈利潤虧損超3億元,徘徊在退市的邊緣。

如此情況下,顏靜剛開始染指。

2015年12月,淄博宏達將手中41.6%(占公司總股本)的股份,協議轉讓給了顏靜剛的妻子梁秀紅等五位自然人,共計作價21億元。

有意思的是,股權轉讓之時,公告稱五位自然人并非一致行動人。不過在此后的時間內,顏靜剛陸續將26.19%的股份歸集到自己手中上海晶茨公司旗下,正式拿下了宏達礦業的控制權。

“親戚朋友先行圍獵,自己隨后出手再行接盤”的套路,同樣出現在ST尤夫(002427.SZ)上。

ST尤夫原本是中國最大的線繩生產商,每年凈利潤也一直穩定在1億元左右,企業狀況還算不錯。2016年,通過大宗交易,蔣勇控制的蘇州正悅,以18.96億元的價格,接下了ST尤夫29.8%的股份。隨后,蘇州正悅法人代表變更為自然人黃偉。上海中技沖刺IPO時披露的招股書顯示,黃偉為公司核心供應商南京坤垚混凝土的第一大股東。

2017年5月,蘇州正悅被顏靜剛接盤,總對價26.81億元。

至此,上海“中技系”三駕馬車成型。從2010年上海中技沖擊IPO算起,顏靜剛花費整整七年的時間,將三家上市平臺的控制權握到了手中。

刀尖舞蹈,逃離中技

“中技系”帝國初顯,然而顏靜剛資本運作的激進風格也埋下隱患。

在收購ST尤夫之時,顏靜剛接盤支付的26.81億元,實際上由1億元股權轉讓款和25.81億元債務組成。

除此之外,上海中技在借殼*ST富控之時,雖然也是以股份支付對價的方式,并未花費過多現金,但顏靜剛卻承諾了高額的對賭。

根據協議,2013至2015年,上海中技對應92.95%股權,需要達到9073.44萬元、14867.20萬元和23203.59萬元的扣非凈利潤。然而,除了2013年勉強合格之外,此后兩年皆未能達標,顏靜剛自己也不得不給出了9000萬元的補償款。

隨后,顏靜剛又以“高溢價+高對賭”的方式,計劃收購寧波百搭。寧波百搭主營業務是棋牌類游戲,在線運營的有阿拉丁快跑等。

彼時寧波百搭凈資產不過0.78億元,*ST富控卻表示以13.66億元收購寧波百搭51%股權,對應估值27億元,這樣看溢價逾30倍。

顏靜剛打著如意算盤,希望借此讓*ST富控挺進互聯網文娛行業,錢都已經完成過戶,卻因為面臨失控風險,收到了上交所的緊急發函,收購半路夭折。

顏靜剛的這些收購,都需要掏出真金白銀,無疑給“中技系”此后的債臺高筑、資金鏈斷裂埋下了暗雷。

顏靜剛以“謀萬世、謀全局”來解釋自己的資本擴張思路。但很顯然,野心再大,沒有足夠的實力支撐,只會讓自己陷入債務的泥潭。

2018年1月19日,“中技系”三駕馬車同時發布公告稱,因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證監會決定對顏靜剛立案調查。原本還在策馬狂奔的“中技系”,在頃刻間土崩瓦解。

雖然截至目前,調查尚在進行中,但“中技系”身上的蓋子,已經被慢慢揭開。最令市場恐慌的,是高額債務的暴露。

被調查之后,梳理*ST富控、ST尤夫和宏達礦業的公告,3家公司都被訴訟困擾。有意思的是,對于多筆借款糾紛,三家公司均公告稱“核查后不存在借貸關系”。對于背后原因,野馬財經致電三家公司董秘辦,其中ST尤夫表示,具體情況公司的確不清楚,更多信息以公告為準。

時至今日,訴訟纏身、債務難解已不可避免,對這三家公司而言,早日脫離“中技系”的泥潭已經成為重中之重。

早在2018年1月26日,“中技系”變天不久,顏靜剛就將所持全部宏達礦業股份(26.19%),以22億元轉讓給了上海晟天企業發展有限公司。

2018年11月26日,航天科工集團旗下“航天智融”接盤ST尤夫。至此,上海“中技系”第二家上市平臺接盤者正式確立,僅剩*ST富控還在焦灼地等待。

圖片來源:*ST富控年報

如今,*ST富控的核心資產被拍賣,同時,2018年年報顯示,*ST富控涉及的訴訟以及借款或擔保高達78億元。*ST富控已經自身難保。早在今年1月份,*ST富控就發布公告表示要重組,然而遲遲沒有找到合適的接盤者。

黃浦江畔的“上海灘”大佬顏靜剛用七年時間締造的“資本帝國”,卻在短短一年內遭遇慘敗。“中技系”大潰敗,被喚做“資本獵手”的顏靜剛,還能重開一局,講述新的系族故事嗎?歡迎留言分享。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欄目焦點
網貸聚焦
網貸政策
網貸知識
投資理財
論壇熱議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安徽快三和值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