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聚焦】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網貸聚焦】 首頁 網貸聚焦 查看內容

中國最年輕富豪被捕,游戲反被游戲誤

2019-6-14 18:43| 發布者: 聚焦小編安安| 查看: 8208| 評論: 0

摘要: 自言“不懂游戲”的王悅,卻靠著游戲在人生路上蒙眼狂奔,34歲即以66億身價登上“胡潤全球富豪榜”,成為“白手起家中國最年輕富豪”。 然而,輕易登頂,墜落卻也飛快。3年后,隨著一紙公告發布,昔日 ...

自言“不懂游戲”的王悅,卻靠著游戲在人生路上蒙眼狂奔,34歲即以66億身價登上“胡潤全球富豪榜”,成為“白手起家中國最年輕富豪”。

然而,輕易登頂,墜落卻也飛快。3年后,隨著一紙公告發布,昔日80后億萬富豪的人生極速下墜。對于王悅和其背后的愷英網絡(002517.SZ)來說,2019年可謂多災多難。從年初開始,愷英網絡就接連遭遇高管變動、業績減少、實控人失聯、股份遭凍結等一系列變故。

5月6日晚,一顆重磅炸彈將這一系列變故推向高潮。當晚,愷英網絡發布公告稱,王悅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6月12日晚間,愷英網絡再發公告稱,王悅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就在4月初,王悅曾因“失聯”在資本市場引發熱議。如今回頭來看,王悅的失聯更像是早有預警,為如今的身陷囹圄提前埋下了伏筆。

游戲富豪

1983年王悅出生于江蘇昆山,家庭雖算不上豪門卻也是家境殷實,父母都是人民教師。上大學時,王悅選擇了水文與水資源專業。由于他并不喜歡這個專業,于是“不務正業”,開始上網學習做網站。

當時,王悅什么熱門就做什么,包括下載站、音樂站等等,他還注冊了許多域名。事實上,后來很多互聯網巨頭都為收購域名花費了巨資,不過為王悅賺得第一桶金的卻是網站廣告。王悅研究清楚了百度搜索引擎的排名規則,結果個人網站下載量驚人,淘寶和當當網都在上面投了廣告。

在大學畢業前,他已經賺了足足幾百萬!

畢業后,已經有了起步資金的王悅決定先到大公司“潛伏”一段時間學學經驗。恰巧此時他遇到了51.com創始人龐升東,于是加入了51.com。從行政、產品、策劃、運營等崗位一直到事業部總監,3年中51.com也經歷了用戶從幾百萬到1.5億的高速發展。

2008年,史玉柱出資5100萬美元將51.com收入囊中,同年,王悅帶著十幾人的隊伍出走51.com,在上海成立愷英網絡。當時,王悅只有27歲。

愷英網絡主要做游戲業務,剛開始做了3839小游戲網站,收入做到幾十萬后,賣給了后來美圖公司的董事長蔡文勝。隨后,王悅瞄上了社交游戲。

2009年,王悅在人人網和Facebook上推出了游戲《樓一幢》,從此開始了“賺快錢”的日子。愷英網絡連續推出《恐龍時代》、《貪玩藍月》、《捕魚大亨》和《蜀山傳奇》等社交、網頁游戲。

然而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4年后王悅“賺快錢”的日子就走到了盡頭。彼時,手游逐漸成為主流,無論是Facebook或騰訊游戲排行榜,愷英網絡的成績都在不斷下滑。當時王悅對媒體表示,隨著電腦玩家數量的嚴重下降,這對游戲行業的確是挑戰。

于是,從游戲的主業中抽身,王悅轉戰資本“游戲”。愷英網絡借殼上市就此拉開序幕。

資本“游戲”

王悅瞄上了做鞋底的泰亞鞋業股份有限公司(002517.SZ,簡稱“泰亞股份”)。泰亞股份在泉州起家,主要客戶包括安踏、特步、361度、鴻星爾克等運動品牌,由于當時服裝行業的衰落,泰亞股份面臨虧損。2015年1月,泰亞股份停牌。

隨后,王悅瞅準機會,快速出手。同年4月17日,愷英網絡作價73億元成功借殼泰亞股份,復牌后投資者以12個漲停的方式迎接這位新東家,王悅也從此走上了人生巔峰。彼時,王悅接受媒體采訪,在談及公司的未來時,顯得信心滿滿。

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上市后,愷英網絡員工數超過700人,愷英網絡在上海黃金地段有了自己的寫字樓。與此同時,愷英網絡的質疑聲卻開始甚囂塵上。

剛剛借殼上市,盛大游戲便舉報愷英網絡涉嫌虛假陳述。主要內容包括:愷英網絡旗下多款游戲正在進行訴訟程序,如若敗訴將導致數億元損失,而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卻弱化了該項損失。同時王悅在沒有任何資產擔保的情況下所做的承諾并不具備實際擔保能力,而且另一家擔保公司是旗下僅僅成立一年、注冊資本只有200萬元的公司,也不具備擔保能力。

面對盛大游戲的舉報,王悅不為所動,繼續著資本騰挪。幾個月后,王悅以66億元財富登上“2016胡潤全球富豪榜”,是當年入榜中白手起家的中國最年輕富豪。這一年王悅34歲。

圖片來源:愷英網絡2018年報

然而,王悅走上人生巔峰的2016年,成了愷英網絡的轉折點。彼時王悅正式掌控愷英網絡,從收購開始,試圖大展身手。

蹊蹺收購

2016年6月,愷英網絡通過全資子公司上海愷英以2億元的價格,收購了浙江盛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浙江盛和”)20%的股份。按照這個收購價格,浙江盛和當時的估值是10億元。

浙江盛和也是網絡游戲公司,主營業務和愷英網絡相似,收購表面看并無不妥。

但公開數據顯示,浙江盛和2015年的凈資產是-319萬元,也就是“資不抵債”,到了2016年5月底,正式收購前夕,其資產是4904萬元。這個資產,相比收購估值10億元,溢價20倍。

而在愷英網絡收購浙江盛和20%股份之時,雙方簽訂協議表示,如果浙江盛和在這一年凈利潤達到8000萬,那么愷英網絡將繼續收購其剩余股份。年底,浙江盛和以近9000萬元的凈利潤,飄過達標線。

一年后,愷英網絡如約又收購了浙江盛和51%的股份,作價16億元。

一筆看似正常的交易,卻埋下伏筆。根據雙方的收購協議,如果愷英網絡完成收購,浙江盛和大股東金丹良需要用其中的7.5億元,在2017年12月31日前購買愷英網絡股票。

愷英網絡的股價也確實隨之上漲,尤其是8、9月份上漲明顯。

圖片來源:東方財富

嘗到甜頭的愷英網絡在2018年5月故技重施,現金收購浙江九翎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簡稱“浙江九翎”)70%股權,作價10.2億元,按此收購價,浙江九翎估值約15億元。

浙江九翎也是一家游戲公司,和收購浙江盛和類似,轉讓股份的股東也被要求在收購完成后的12個月里,拿出不少于5億元,購買愷英網絡的股票。

蹊蹺的是,早在愷英網絡收購之前,在江蘇的一家上市公司眾應互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002464.SZ,簡稱“眾應互聯”)就曾考慮收購浙江九翎,但因為浙江九翎的財務數據核查需時太長,最終放棄收購。

一個月后,愷英網絡就勇敢“接盤”。

關于愷英網絡在收購過程中的這種操作,有證券從業者向野馬財經表示,這樣操作有可能一方面是做高股價,另一方面可以套現。

而就收購過程中的這種操作是否合理,上海創遠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許峰律師也向野馬財經表示,“一般來說不違法,除非有限制條件。”

針對此次王悅因為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被刑拘,許峰表示,“股價操縱有很多種形式,比如徐翔當時是信息型操縱,通過發布各種利好消息把握節奏。但是凱英網絡,不一定因為收購。一般收購,內幕交易會多一些。但如果利用收購信息刻意把握信披節奏,并利用進行交易,就可能發生操縱違法。”

如今,王悅操縱證券市場罪被證實。昔日最年輕富豪,鋃鐺入獄。在這場資本的“游戲”里,王悅最終還是輸了,唏噓。你對王悅與愷英網絡的此番風波,怎么看?歡迎在留言區說出你的看法。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欄目焦點
網貸聚焦
網貸政策
網貸知識
投資理財
論壇熱議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安徽快三和值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