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貸聚焦]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網貸聚焦] 首頁 財經資訊 查看內容

阜興系180億巨額窟窿背后:核心資產涉嫌虛構

2018-9-13 10:53| 發布者: 網貸凱樂| 查看: 12394| 評論: 0

阜興系實際控制人朱一棟被押解回國后,阜興案的處置正在提速。財聯社9月初曾獨家報道,上海證監局將就阜興系私募基金管理人涉嫌違規違法行為立案調查,擬將相關證據與線索移交給上海警方。

而阜興系爆雷的近180億元資金黑洞如何填補,一直備受關注。盡管阜興系旗下理財產品大面積逾期違約已兩月有余,但對于其內部操作手法,外界所知并不多。財聯社記者經過多方調查及梳理,阜興系資金運作的隱秘路徑,得以初步顯現。

在不少投資項目中,阜興系均進行了精心設計,其結構和功能之復雜超出想象。其中被投資人稱為“吉林債權”的資產包尤為典型,成為窺見阜興系涉嫌違規操作的樣本。

通過層層剖析可發現,阜興系資金運作的一個重點特點是,在資產打包、摘牌、銷售幾個關鍵環節幾乎都有阜興系的身影。而隨著相關部門對案件展開深入調查,更多的真相也將逐漸浮出水面。

理財產品核心資產涉嫌虛構

多位阜興系投資人均向記者表示,在一款名為“安盈智選3期債權資產理財計劃”的產品中,阜興系有虛構交易之嫌,涉及違約金額約8000萬元。

投資人是通過阜興系旗下的意隆財富購買這一理財計劃的。財聯社記者獲得的資料顯示,該理財計劃每份起售價300萬元,每10萬元遞增,投資期分為5個月、12個月及15個月,年化收益率在9.7%-11%左右。按投資約定,投資人自投資當日起即起息,每季度分配利息,到期后還本付息。

財聯社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上述理財產品其實是屬于“吉林經濟貿易發展(集團)公司債權010號債權資產包”這一系列的其中一種產品,與其相似的同類資產包有19個,總金額約14.72億元。

“這一個系列還有尊榮2號、尊享2號等其它產品,安盈智選3期是其中一個。最新信息顯示,目前該資產包的違約金額已經超過了6億元。產品在設計看上去并無異樣,收益率也并非高得離譜。”投資人祝先生向財聯社記者表示,該理財計劃今年7月出現逾期違約,投資人在對意隆財富所銷售的產品進行一番詳盡的調查后,才發現自己在不經意中,掉進了疑似由阜興系精心設計的龐大而復雜的資本迷局。

如果對上述意隆財富銷售的產品進行溯源,該理財計劃的核心資產,起源于吉林省經濟發展貿易集團(下稱“吉貿集團”)與上海青聯寶力實業有限公司(下稱“上海青聯寶力”)之間,在公司之間因貿易往來發生的應收賬款,債權人為上海青聯寶力。

此后,上海青聯寶力這筆債權做成了資產包,并通過某交易平臺掛牌進行轉讓。該債權資產包由常州恒琪資產管理公司摘牌后,常州恒琪資產與意隆財富簽署了產品代銷協議,由后者向投資人以理財產品的形式進行銷售。而投資人通過意隆購買的這一理財計劃,所募資金流向了常州恒琪資產。

然而在這個交易圖譜當中,意隆財富所扮演的只是銷售渠道的角色。

“我們目前所了解到的信息顯示,這一理財計劃在發起之初、資產包轉讓,以及摘牌后向投資人展開募資的過程中,阜興系通過不同的方式在幾個關鍵節點,幾乎都參與到其中。”祝先生表示,首先從這一債權資產包的起源來看,應該償還債務的實體企業吉貿集團,很像是一個為發起此次募資而設立的公司。

8月23日該理財計劃真正需要還債的主體--吉貿集團的官網,突然被關閉。投資人去該公司此前在官網所標注的辦公地以及工商注冊所在地,分別進行實地勘驗和調查。然而經過一番查驗后,投資人發現這家公司根本不在其官網所公布的地址辦公。

據了解,意隆財富在向投資人介紹這一資產包及理財計劃時,稱吉貿集團系吉林國資委下屬大型國企,具有2A資信評級,每年凈利潤約10億元。然而吉林省國資委在官網的回復中稱,吉貿集團既非省國資委出資的企業,也不隸屬省國資委。

財聯社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上海青聯寶力的交易對手--吉貿集團,與阜興系曾有過交集。

吉貿集團的歷史對外投資信息顯示,吉貿集團與阜興金融控股曾共同投資了四家公司:易財行、上海源岑投資、中阜投融資產管理、蘇南國家自主創新(常州)基金,而易財行正是阜興系四大平臺之一。但吉貿集團于2015年退出易財行、上海源岑投資,2017年從蘇南國家自主創新(常州)基金退出。

“稱自己是國有企業的吉貿集團,虛構自己國企的身份。這家公司發行的債權,并沒有吉林省政府主管單位出具的債權備案發行文書。我們分幾路對吉貿集團多方面的調查后,基本可以確定,所謂的吉貿集團,其實更像是一個為發起理財計劃而專門設立的虛擬存在。” 投資人祝先生說。

明暗“雙線”如何隔斷與連接

阜興系是如何運作、推動這一龐大而復雜的體系的?多位投資人告訴財聯社記者,通過旗下注冊、關聯公司,同時在阜興系內有著重要作用的關鍵人物,阜興系會就一個融資或理財項目排設主線,圍繞這一交易主線編織相應的交易網絡。

財聯社記者多方調查了解到,阜興系對于網絡的設計相當精妙,大致分為明、暗兩條線,展開布局及控制。

明線方面,以阜興實業為核心,形成了以控股、參股企業為主的明線,主要以公司為主體。這條線上,公司之間股權關系較明確,外界通過公開渠道便很容易查到公司之間的關系。

阜興系也正是憑借明線的企業,進行新產品設計、募資以及吸引投資人等功能,阜興系旗下的意隆財富、郁泰投資、西尚投資、易財行四大平臺,即屬此類。

而暗線則具有隔斷及連接兩方面的作用。其構成方式大致為,通過阜興系的重要人物,以個人投資、注資等形式成立一家甚至幾十家新的企業。其隔斷作用體現為,這類企業與阜興系明線的公司在股權層面,較少或沒有直接、間接的股權關系,外界很難清晰了解這些暗線公司與阜興系究竟有怎樣的關聯度。

暗線的連接,阜興系則通過關鍵人物在這類批量成立的企業中,以大股東、執行董事、法人、總經理等重要職位的形式,對企業形成管理或控制。

以前述吉林債權項目為例,在發起、摘牌、銷售幾個重要環節,幾乎都有阜興系的身影,較充分地體現了這種明、暗相結合的操作手法。

在將債權做成資產包的發起環節,就已隱現阜興系的身影。

除了吉貿集團被指有虛設之嫌,該債權關系的實際債權人上海青聯寶力,也與阜興系的關系密切。也正是上海青聯寶力將該債權做成了資產包,通過某交易平臺,將該資產包首次轉讓出去。

對上海青聯寶力的背景關系網及股權進行剖析,一定程度體現出阜興系是如何通過關鍵人物,在暗線進行布局的。

“阜興系是通過上海阜聚貿易及上海吉郁資產,對上海青聯寶力的公司運營產生重要影響的,甚至不排除阜興系對青聯寶力具有控制力的可能性。” 阜興系一位投資人向財聯社記者表示。

在具體實施上,阜興系對上海青聯寶力這一公司的影響,主要通過翟雨佳、李剛兩個人物的布局展開。公開資料顯示,上海青聯寶力由翟雨佳持股51%,李剛持股49%。

上海青聯寶力第二大股東李剛,同時還是上海吉郁資產管理公司的法人,而上海吉郁資產,其實是由阜興實業控制的參股企業。

上海青聯寶力的第一大股東翟雨佳,則在阜興系參股的眾多公司以股東、高管、法人及合作伙伴等不同的身份出現。啟信寶信息顯示,翟雨佳既是上海青聯寶力的大股東、法人代表,同時也是上海阜聚國際貿易的股東及法人代表。

上海阜聚國際貿易與上海阜興實業之間,并無直接或間接的公司股權關系。但在上海阜聚國際貿易的大股東中,出現了阜興系一個重要人物--朱成帥。朱成帥為阜興系旗下四大平臺公司之一上海郁泰投資的法人、執行董事,是阜興系中的重要成員。另有投資人向財聯社記者表示,朱成帥或為朱一棟的堂弟。

而在上海阜聚國際貿易的股權結構中,翟雨佳持有該公司60%股權,朱成帥持股40%。投資人認為,上海阜聚國際貿易,其實是阜興實業通過特殊結構控制的公司。

募集資金去向成謎

而資產包在后期的流轉過程中,也出現了阜興系的身影。資產包經過交易平臺掛牌出讓后,該資產的摘牌方--常州恒琪資產,或與阜興系亦有關聯。

在公司股權上,常州恒琪資產與阜興實業并無直接聯系;然而有意思的是,阜興實業卻為常州恒琪資產的債權回購,提供流動性支持擔保。

投資人尹先生告訴財聯社記者,阜興實業為常州恒琪資產提供擔保,意味著一旦出現兌付困難或違約,應由擔保方阜興實業代為償付。“在購買產品簽約時,并沒有在意擔保方與常州恒琪的關系。出現違約之后,我們才反應過來,阜興實業為何要為毫不相關的常州恒琪擔保,這兩家公司之間是什么關系?”尹先生質疑。

除了上述公司之間的擔保關系,常州恒琪資產與阜興系的另一個關聯點,在于常州恒琪資產的股東、法人朱明亮。

據天眼查信息顯示,朱明亮持有常州恒琪資產80%股份,朱明亮還是16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和15家公司股東,出任18家公司的執行董事等高管職務。

阜興系一位投資人代表告訴財聯社記者,“我們7月份聯系朱明亮時,朱明亮稱自己只是一個司機,并不清楚太多的內情。”

對于投資人所說上述信息,以及與阜興實業、朱一棟有何關聯,財聯社記者9月11日撥打朱明亮電話進行求證。接聽電話的人向記者表示,“自己并不知情”,隨后掛斷了電話。記者再次撥打時,該電話已變為語音留言。

“常州恒琪資產從投資人那里募得的資金,后續流向了哪里,外界并不清楚。但從其與阜興實業或明或暗的關系中,我們認為常州恒琪資產的資金,最終還是流向了阜興系。如果托管銀行能夠對常州恒琪資產實際的資金走向做出一些信息披露,對于外界了解所募資金是被如何使用以及資金流向,會起到不小的推動作用。”祝先生說。

對“安盈智選3期債權資產理財計劃”的投資人來說,常州恒琪資產違約后,擔保方阜興實業目前難以兌現擔保責任。因為阜興實業以及阜興旗下四個主要的平臺公司,均已停擺。

阜興實業及郁泰投資官網顯示,公司在上海湖濱路168號無限極大廈26-28層辦公。然而9月11日記者到位于新天地的無限極大廈實地查看時,該大廈工作人員告訴記者,26、27層此前為阜興集團及郁泰投資的辦公所在地,但7月份已經被清空。

“這幾層樓的租賃權一個月前被大廈的業主方收回,現在由其它公司使用。在被收回的前后,警方及一些部門也過來進行調查。阜興集團及郁泰投資的公司資料是被他們自己提前轉移,還是被相關部門查封了,我們也不了解。”上述無限極大廈工作人員補充道。

財聯社記者赴位于陸家嘴的意隆財富辦公地實地走訪發現,該公司早已人去樓空。阜興實業及阜興系旗下意隆、郁泰、西尚、易財行四個重要平臺,電話均無人接聽。

“阜興系旗下所有私募平臺,都聯系不上,我們現在該怎么辦?”投資人麟女士無奈地說。


鮮花

握手

雷人

路過

雞蛋
欄目焦點
網貸聚焦
網貸政策
網貸知識
投資理財
論壇熱議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安徽快三和值历史数据